国务院新闻办公室近日组织“外媒记者走进中国科学院”活动 (王晓亮摄)

  新华社北京9月8日电(记者喻菲 李宓 全晓书)在国际上首次实现非人灵长类动物的体细胞克隆;在国际上首次成功实现从卫星到地面的量子密钥分发和从地面到卫星的量子隐形传态;利用暗物质粒子探测卫星“悟空”获得世界上迄今最精确高能电子宇宙线能谱……

  在国务院新闻办公室近日组织的“外媒记者走进中国科学院”活动上,中科院副院长侯建国向众多外国媒体记者表示,中国科学家近年来不断在基础科学领域取得突破性进展,也在为全人类的进步做出贡献。

  这些科学研究不仅有利于中国,也造福于世界;而这些科学成果背后的中国科学家和中国科学院,既是中国巨变的亲历者,也是中国发展的推动者。

  成长,中科院助力人类命运共同体

  1949年11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一个月后,中国科学院诞生了,如今已经发展成为中国自然科学最高学术机构、科学技术最高咨询机构、自然科学与高技术综合研究发展中心。

  新中国第一位理学博士、第一位工学博士、第一位女博士、第一位双学位博士都是从中科院走出来的。

  根据此前发布的“自然”指数数据,从2012年开始,中科院已连续7年位列该排行榜全球第一,,保持着高水平科学论文的发表。

  侯建国说,中科院历来重视开展国际科技交流与合作,配合“一带一路”和“率先行动”等重大决策部署,布局实施了发展中国家科教合作拓展工程、海外科教中心建设、国际伙伴计划、国际人才计划、“一带一路”科技合作行动计划等一系列重大举措。

  中科院已在亚洲、非洲、南美洲等地区创建了10个海外科教合作中心。率先实现中国科技“走出去”并“站得住”,与所在国在科技合作方面实现深度融合,用“看得见、摸得着”的科技普惠成果一同助力打造人类命运共同体。

  干细胞与生殖生物学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王红梅(右一)在向外媒记者介绍实验室情况(王晓亮摄)

  初心,回祖国拓展基础研究

  中科院动物研究所所长、中科院院士周琪回忆起童年时代,满大街都能见到这样的海报——“我们爱科学”。“那个年代,我们最大的梦想是当个科学家。”

  1998年周琪博士毕业后前往法国深造,在法国生活近四年后又举家回到中国。刚回国的时候工作条件非常简陋。很多国外同行都不理解,他为什么要放弃国外的优厚条件回到中国。

  “我很认同这句话,科学无国界,科学家有祖国。作为科学家,我不仅想从事科学研究,也希望为祖国做贡献。而且我从不相信,科学只能靠大而豪华的平台才能做出来,科学研究主要在人、在思想。”

  参观周琪团队的干细胞与生殖生物学国家重点实验室的外媒记者们发现,实验室在今天依然不算“豪华”,一些周琪十多年前从国外带回来的设备还在使用。

  然而在这样简朴的实验条件下,诞生出了一项项举世瞩目的科研成就:在国际首次获得体细胞克隆大鼠、首次证明诱导多能干细胞的发育全能性;创建多种新型的干细胞系;实现小鼠同性生殖等;建立国内首家临床级胚胎干细胞库,领导启动国际首批胚胎干细胞来源的功能细胞的临床治疗(帕金森氏病)研究,领导制定和发布中国首个干细胞通用标准等。

  周琪在与记者们交流时谈到,有些人只愿意花最少的精力获得最大的利益,这样是什么都做不好的,科学家必须攻坚克难。

  “对于科学家而言,责任只有一个:探索未知。在干细胞再生这个领域,没有人知道该怎么做,我们希望在没有路的情况下走出一条路来。真正能走远的科学研究一定是自主创新的。我们未来的规划依然是做一些有挑战性的工作,保持探索未知的勇气。”周琪说。

  来自喀麦隆的阿诺德(右一)在病原微生物与免疫学重点实验室从事博士后研究,他在向外国媒体记者介绍自己的工作。(王晓亮摄)

  开放,为世界贡献中国智慧

  和周琪一样,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主任、中国科学院病原微生物与免疫学重点实验室负责人、中科院院士高福也曾在国外留学。在英美生活了十多年后,高福回到中国工作,他认为这是一个正确的选择。

  “中国的改革开放政策,让国家在经济上取得了巨大的进步,而经济上的进步需要科学的进一步发展。”高福说。